FANDOM


参阅安德费尔斯来查看安德菲尔斯人的信息。
人们恐惧我们所做的事情,但利用这种恐惧来攻击我们、让我们屈服,这是错的!而我们还允许他们这样做!

人物
安德斯

Andersedited.png
种族:
性别:
男性
职业:
专精:
地点:
配音:
相关:

安德斯(Anders)是一名 异教徒法师。他曾多次从法环逃跑,与圣殿武士交恶。法师的身世使他非常关心社会底层民众的命运,渴望自由。除此之外,安德斯很喜欢猫。在龙之纪元: 起源 - 觉醒龙之纪元 II中,安德斯是主角的队友,并且在二代中他还可能与霍克发展一段恋情

背景 编辑

安德斯是一名灵体医者。安德斯生在费罗登,也长在费罗登。他的父亲原本是安德菲尔斯人,但是小时候就来到费罗登了。安德斯在他的村子里很受欢迎,是个孩子王,总是被一大群村里的小孩包围着。十二岁的时候,他无意间用魔法烧掉了一个谷仓。虽然他的母亲依然爱着他,想要保护他,他的父亲却害怕地叫来了圣殿骑士。他戴着手铐,被圣殿骑士送去费罗登的法师塔[1]他们允许他带走的唯一的私人物品是他母亲亲手缝制的枕头。

刚到法环的时候,安德斯拒绝说话,甚至不肯告诉其他学徒他的名字。他们开始叫他“安德菲尔斯佬”,因为他的祖籍在安德菲尔斯,最终“安德斯”变成了他唯一使用的名字。安德斯厌恶法环,认为它就是一个监狱。他第一次试图逃跑是在他抵达法环后的第六个月。当被问及他为何逃跑时,他哭着回答说他只是想回家。他至少尝试逃跑了七次[2],然而每次都被圣殿武士捉了回来,还因此受到处罚。尽管如此,首席巫师埃尔文认为安德斯只是有些鲁莽,不会造成什么危害[2]

安德斯还在当学徒的时候,他结交了一个比他年长的男孩,卡尔·特克拉。几年里,两个孩子天天黏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的这几年里,安德斯从来没逃跑过。在他们接受劫礼后不久,卡尔被转送至科克沃绞场,对此安德斯并不能接受。很快他就试着逃跑,却在West Hill的码头买去科克沃的船票时被再次抓获。

安德斯的倒数第二次逃跑让他被关了一年的紧闭,在此期间他唯一的朋友是一只名为Wiggums先生的猫。 据安德斯说,这只猫被狂怒魔附身并随即击倒了三名圣殿武士。在奥爵德发起暴动之前,安德斯实施了他的最后一次逃跑,成功逃离了法环[3]

另见:安德斯的短篇小说

事件 编辑

龙腾世纪: 起源 - 觉醒 编辑

Splr1 da2.png
“我不想统治我的同胞们。我只想将他们从枷锁中释放出来。” — 缔造者
这里包含 龙之纪元:觉醒 的信息. 点击 展开阅读。
Anders-04.jpg

安德斯正在施法

守护者指挥官初遇安德斯时无眠要塞正遭受袭击。当时,他被一些暗裔圣殿武士的尸体包围,不过他声称这些骑士并非他所杀。在受到暗裔攻击之前,这些圣殿武士捕捉到了最后一次从法环逃跑的安德斯,把他押送到了要塞。如果主角是一位自起源导入的角色且是法师,安德斯会提到在费罗登法环塔中见过他们。如果守护者指挥官邀请他加入队伍,安德斯会爽快的答应。如果守护者指挥官让他逃走,随后会在无眠要塞的屋顶发现安德斯正在监视the WitheredSeneschal Varel。他会警告指挥官前方有危险并坦承他回来是因为希望能帮助消灭暗裔。此时他会自动加入队伍。

随后圣殿武士Rylock随同阿诺拉/阿历斯泰赶到,她希望逮捕安德斯,并声称安德斯杀害了护送他的数名圣殿武士。此时如果守护者指挥官将安德斯交给圣殿武士监管,他会永久离开队伍。反之,指挥官也可以使用征兵权,Rylock的反对将会驳回。安德斯在入盟仪式时失去知觉,不过他挺了过来并成为了一名灰袍守护者

当队伍抵达阿玛兰汀城时,指挥官会遇到一个安德斯认识的,名为Namaya的精灵女人。安德斯声称她是他的朋友,并解释了他在被抓之前来过这个城市的原因。在瘟潮期间,圣殿武士把血魂瓶转移到了阿玛兰汀,Namaya发现安德斯的血魂瓶就在其中。安德斯请求指挥官帮助他摧毁自己的血魂瓶。如果指挥官拒绝,此任务会直接标记完成。

如果守护者指挥官同意帮助安德斯,他们随后找到废弃的仓库,却发现Rylock和一群圣殿武士已经等候多时。Rylock 承认那些血魂瓶之前一直存放在仓库里,但现在已经被转移了。她下令将安德斯交给圣殿武士。如果守护者指挥官同意他们带走他,安德斯会永久地离开队伍。如果指挥官站在安德斯这一边,圣殿武士会变成敌对状态因而必须被杀死。安德斯最后会感谢指挥官的帮助。

守护者指挥官可以把一只在无眠要塞找到的小猫交给安德斯。安德斯把它起名为扑扑爵士并打算收养它一段时间。

温妮告知守护者指挥官自由派法师们将在即将召开的法环会议中要求完全脱离教会时,如果安德斯在场,他会称这个举动是“灾难的配方“。

与指挥官的其他队友一样,安德斯会遇见正义之灵。在他们的对话中,安德斯会很好奇灵体恶魔之间的关系,而正义则会想知道为什么安德斯对于其他法师的境遇无所作为。

当指挥官接到阿玛兰汀被攻击的消息后,安德斯是唯一一个相比前往阿玛兰汀更希望守在无眠要塞的队友。如果在队伍中,安德斯和正义都更赞成保护阿玛兰汀而不是撤回要塞,并且支持处死缔造者。

尾声

  • 如果守护者指挥官拒绝帮助安德斯,他会再次被拘捕。他的血魂瓶被严加看管以至于他无法逃离圣殿武士的掌控。在两次不成功的尝试之后,他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尝试成功了。他随后消失了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 如果安德斯被留下来守护没有升级完全的要塞,他会被发现死于上百具暗裔尸体中间,一支箭羽贯穿了他的喉咙。所有的暗裔都未受任何刀伤,全部都死于魔法的攻击。
  • 如果安德斯被留下来守护升级完备的要塞,他会因用魔法抵御了上百暗裔的壮举而被无眠要塞的幸存者们尊为英雄,并被其他男人们邀请去参加一场喝酒大赛。他输了。
  • 安德斯随后继续留在灰袍守护者中训练组织的下一代法师。当他被法环邀请去做一个关于缔造者习性的报告时——圣殿武士对此非常沮丧——,他告诉灰袍指挥官他作为一名灰袍守护者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V1)因其不再是一名灰袍守护者,教会重将他定为异教徒法师,不过从未抓捕过他。安德斯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在一艘海盗船上,与一名熟悉的女子在一起。

(V2)然而,不到两个月之后,他回来了,灰袍守护者仍然是他的家和永恒的同伴。

龙腾世纪II编辑

Splr1 da12.png
“还有些人拥抱命运,他们将能彻底改变这个世界。” — 弗莱玛斯
这里包含 龙之纪元2 的信息. 点击 展开阅读。

觉醒之后的事件

无论觉醒的结局究竟为何,安德斯都会成为一名灰袍守护者,遇见正义并且幸存下来。如果安德斯被留下保卫没有升级完全的无眠要塞,他最终并没有牺牲,而是用一具穿着法袍的烧焦尸体伪装成自己后逃跑了。七年后,如果与纳撒尼尔·豪夫在深坑通道相遇,安德斯会把这件事告诉他。

守护者们强迫安德斯把扑扑爵士交给了阿玛兰汀的一位朋友,声称它把安德斯变得太过软弱。安德斯非常想念那只猫并且一直提起它。

一位前圣殿武士,Rolan,渗入了灰卫指挥阶层并一直密切关注着安德斯。当安德斯允许正义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宿主后,Rolan指控安德斯变成了一名憎恶并指挥圣殿武士对他进行攻击,同时声称灰卫们也已经同意了他的决定。安德斯杀死了Rolan,圣殿武士和灰卫们,逃走了。[1]

第一幕

Anders healing.jpg

安德斯帮助难民

安德斯离开了灰袍守护者并暂居在柯克沃,在那里,他运用自己的治疗能力免费帮助那些来自费罗登的难民们。人们可以在贫民区安德斯诊所找到他。为了找出一个能够进入深坑通道的入口,霍克循着瓦里克·泰萨斯和Lirene的指引找到了安德斯。安德斯以标着入口的灰卫地图作为交换,希望霍克能同自己一起协助他一位渴望逃离柯克沃法环的朋友Karl获得自由。

Andersda2.jpg

安德斯被正义/复仇所附身

当一行人于夜间抵达教会之后,安德斯和霍克发现Karl已经被清修,圣殿武士指使他将安德斯引诱到了他们的包围圈中。处于愤怒,安德斯表露出自己被正义所附身,并在霍克的帮助下杀死了所有圣殿武士。战后,Karl突然重新获得了自己的情感,称安德斯“将影界的一小部分带到了这个世界来”。他将清修描述为一种非常恐怖的经历,并请求安德斯在他还没重回清修状态之前杀死他。未等安德斯有所行动,Karl已经回到了清修状态。在队伍离开教会之前,安德斯刺死了Karl。

之后,当霍克访问安德斯的诊所时,安德斯会解释在与Rolan的冲突之前[1]他已经同意成为正义的宿主。他相信同它一起他们可以为每一位被强迫关进法环的法师带来正义。然而,安德斯的怒火将正义之灵扭曲成了复仇:安德斯现在必须尽全力才能保持对自我意识的控制。安德斯将地图交给了霍克并作为队友加入。在下次霍克同安德斯在诊所里对话时,他会就波及了霍克向霍克道歉。如果霍克用外交式的口吻回应,安德斯会与霍克调情。一些回应可能导致复仇重新显现。

如果霍克同时带着他的弟弟/妹妹和安德斯进入深坑通道,安德斯可以防止感染暗裔腐蚀的的弟弟/妹妹死去。安德斯会透露他是从一个来到柯克沃的灰袍守护者身上偷到的地图;他想知道灰袍守护者是否是在寻找他。事实上,灰袍守护者们正在计划他们自己的探险而安德斯知道他们的方位。如果霍克选择寻找灰卫,他们会与灰卫的领导斯特劳德相遇。起初,斯特劳德拒绝相助。安德斯会说服他让他允许弟弟/妹妹参加入盟礼

第二幕

Justice.jpg

受正义控制

Karl死后,安德斯加入了地下法师组织,并开始帮助法师们逃离柯克沃法环。霍克能在上城区的居所找到他张贴的声明。安德斯仍然继续着他医治难民的工作,但前来的病例越来越少。当霍克来探望安德斯时,他承认自己开始失去对正义/复仇的控制。

之后,安德斯希望霍克能帮他调查一宗关于圣殿武士Ser Alrik的案件。安德斯相信他正在推进一项周密的计划:将自由境的所有法师都变成清修者。如果霍克拒绝施以援手,这个任务就会取消。否则,霍克会跟随安德斯进入一条由利瑞姆走私犯们搭建的通往绞场的地下隧道。在那里,他们会遇见Ser Alrik伙同其他圣殿武士正在威胁一个逃跑的法师女孩Ella,扬言要将她清修。出于愤怒,正义控制了安德斯的身体并攻击了圣殿武士。将圣殿武士全部消灭后,Ella会将正义唤作是恶魔,这进一步激怒了他。

如果与安德斯的友谊/对立值没有达到足够高,霍克将无能为力地看着复仇杀死那个女孩。否则,对话轮中会出现一条特殊对话使得霍克可以说服安德斯不去伤害她。在安德斯重新找回身体的控制权后,他逃跑了,非常害怕。搜索圣殿武士的尸体可以让霍克找到Ser Alrik的计划真实存在的证据,然而无论圣母还是梅蕾迪思都否决了这项计划。

之后,霍克会发现安德斯正在他的诊所里扔东西。他非常的沮丧,并深信自己和正义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如果霍克与安德斯对峙并让他离开,安德斯会永远离开队伍。他仍会在第三幕中现身。如果霍克安慰了他或者与他对质却又让他留下,安德斯会想要知道所谓的“全员清修”计划是否也是他的一个臆想。在看到了Ser Alrik的文件之后,他放下心来并同意同“可能比想象的更通情达理”的圣母进行沟通。

霍克可以将安德斯带进影界以帮助Feynriel面对他的恐惧。在那里,正义会再一次控制住安德斯。一只懒惰魔Torpor提出了一项交易:如果霍克帮助恶魔附身于Feynriel,他就能获得力量、知识或者法力作为回报。如果霍克接受了交易,正义会反水并被霍克打败。如果交易被拒,由正义保护着的安德斯将不受剩下的两只恶魔的诱惑。如果安德斯在影界里被杀,之后他会表现的非常愤怒,并感觉遭到了背叛。不过,如果在影界中霍克最终并未承认交易并杀死了Torpor,用一条特殊的对话选项来告知安德斯这一点可以使霍克获得安德斯的友谊值而不是对立值。

无论霍克如何处置Torpor,安德斯会承认自己在影界中拥有自我意识却无法控制自己抑或是正义的行为这一点非常令人不安,此后他再未进入过影界。

如果霍克在帮助瓦里克的家庭事务时将安德斯带到Bartrand的别墅,安德斯能暂时治愈Bartrand。如果安德斯不在队中,则Bartrand无法被治愈。

第二幕最后与安德斯对话随着友谊和对立的数值变化:

  • 如果是对立状态,他正在撰写一张声明来说服霍克支持法师。如果受到霍克的刺激,他还会将其大声朗读出来。
  • 如果是友谊状态,他正在诊所中给流浪猫喂奶。他会感谢霍克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



第三幕

这一幕开头时,安德斯会告诉霍克在过去的三年里,梅蕾迪思捣毁了地下法师组织,安德斯现在正在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

之后,安德斯声称他正在寻找一种能将他和正义分离开来的方法。他向霍克寻求帮助以寻找一种可以让双方都获得自由并生还的德凡特解药原料。如果霍克拒绝,任务直接完成。否则,霍克会帮助安德斯搜集一些硫磺和硝石。

之后,安德斯请求霍克为自己分散大圣母Elthina的注意力以便他可以溜入教会而不被发现。在诊所里,安德斯承认自己撒了谎,也从未存在过什么解药。但是他拒绝透露自己的计划。安德斯坚持如果霍克关心法师自由和安德斯自身的话就必须帮他。此时霍克能够拒绝,安德斯会愤怒地反驳称原来自己一直是孤独一人,只不过他短暂地忘记了这一点。如果霍克同意,安德斯会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他自己承担一切责任。

如果霍克最初决定不帮助安德斯或者不去分散Elthina的注意力,霍克可以通过一条特殊的对话选项来警告Elthina。否则,霍克会和Elthina讨论法师与圣殿武士的问题直到安德斯出现并声称他在“到处寻找霍克”。

随后,如果安德斯的所有任务都完成了,霍克与安德斯进行对话:

  • 如果安德斯的友谊值没有满,他会表示自己体内的灵体正欣喜若狂。他拒绝透露在教会里发生了些什么,但他会表示战争即将发生:时针转动,午夜将至。
  • 如果安德斯的对立值已满,霍克会去说服他无论他想要做什么,现在停手都还来得及。就在安德斯正同意现在还有时间时,正义浮现并掌控了他。正义命令霍克离开,并称“安德斯不需要你”。等到安德斯恢复自我意识后,他不再记得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他承认自己的记忆里正出现越来越多的空白。他告诉霍克自己正尽全力想要控制住复仇,并请求霍克不要怪罪失败了的自己。
  • 如果安德斯的友谊值已满,他会暗示自己将为某些比他的生命更重要的事业而死并感谢霍克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尽管自己给了他一切可以离开自己的理由。他承认自己曾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但正义和复仇之间的关系是如此错综复杂以至于他无法分辨两者的区别。安德斯请求霍克无论发生什么都永远不要责怪霍克自己。

在上述任意一段对话之后,安德斯的外衣颜色变成了黑色。



最后一根稻草

不管霍克之前如何作为,安德斯最终炸毁了教会。爆炸杀死了大圣母Elthina以及所有留在教会里人。除此以外,不受控的魔法爆炸还使得致命的建筑残骸从天而降砸向了一半以上的柯克沃地区。[4]事后,梅蕾迪思和Orsino都同意将安德斯留给霍克处置。

安德斯背朝霍克坐在一个箱子上等候发落。

  • 如果安德斯与霍克对立,他会承认复仇控制了他,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切后悔。他不再相信自己能够控制住复仇,并请求霍克“在我一无所有之前”杀死他。如果霍克与安德斯的对立值足够高,霍克可以在对话中原谅他。
  • 如果安德斯与霍克友好,他会坚持这一切是他自己的决定,并称他与正义已经合二为一了。他告诉霍克自己想要全赛达斯都能看见法环制度中的不公正性并改变这个世界。安德斯仍然霍克处死自己来为那些因自己的事业而牺牲的人们带来正义。如果霍克与安德斯的友谊值足够高,霍克可以告诉安德斯如果他把这一切告诉自己,自己也许可以理解。

霍克之后有如下选择:

  • 无论霍克支持圣殿武士还是法师,他/她都可以处死安德斯。
  • 如果安德斯被饶恕了,塞巴斯汀会离开队伍并发誓将从斯塔克海文带回一整支军队向柯克沃宣战,以此为圣母Elthina复仇。
  • 如果霍克支持圣殿武士并允许安德斯离开,霍克之后会与他在绞场相遇。所有的对话选项的结果都指向霍克必须在战斗中杀死安德斯。
    • 除非霍克与安德斯的敌对值已满并有过之前的谈话,安德斯将拒绝背叛法师们。他对自己的事业保持着坚定的信念。如果霍克说服了他以帮助圣殿武士的方式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的话,安德斯会崩溃并在对话中表露出自杀意向。如果选择心形选项,恋爱情况下的安德斯会与霍克交换最后一吻。
    • 如果霍克支持法师并允许安德斯离开,霍克之后会与他在绞场相遇。安德斯希望自己能参加到战斗中来。如果霍克愿意接受安德斯的帮助,他就会回到队伍里来。否则,他会在祝福霍克能获得胜利后永远离开。
    • 如果霍克选择让安德斯留下保护法师,他会惊讶于霍克的决定,但仍十分渴望同圣殿武士们战斗。然而,他也承认事情的后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如果安德斯是霍克的恋爱对象,他会邀请霍克在最终战结束之后同他一起逃亡。



DLC

安德斯可以同霍克一起进入Vimmark Mountains中的灰卫监狱。由于安德斯也是一位灰卫,他开始听见考瑞菲亚斯的声音。随着声音越来越响,安德斯挣扎着想要摆脱它。最终,正义控制了他,召唤了两只Shade一同攻击霍克。一旦正义被打败且Shade被杀死,安德斯的意识会恢复。他会向霍克道歉并承诺更努力地去抑制那声音和正义对自己的影响。他还会承认那句俗话“你永远无法离开灰卫”。

考瑞菲亚斯攻击霍克之前,他声称他是进入了金之城的古魔法使中的一员。安德斯则相信这个故事是教会编纂出来用来培养对魔法的恐惧的。暗裔是由古神创造的。在于考瑞菲亚斯的一战之后,霍克能从他的尸体中找到一个古德凡特项链,其隶属于一个崇拜杜马特的宗教。安德斯非常迷惑:他承认考瑞菲亚斯是古魔法使中的一员并猜测教会是否比他想象的知道的多。


如果安德斯陪着霍克来到Chateau Haine,霍克会发现一种叫Arcane Feathers的羽毛同安德斯衣服上的羽毛很像,并得知这种羽毛来自于一种"simir"鸟并具有魔法属性。

龙腾世纪:审判编辑

Splr dai.png
“不管我们曾是怎样的人,我们现在都是审判军了” — 审判官
这里包含 龙腾世纪:审判 的剧透. 点击 展开阅读。
安德斯幸存:

审判官可以向瓦里克询问安德斯之后的命运。据瓦里克称,事后他与法环其他法师一起踏上了逃亡之路。然而,许多法师责怪他让他们也成了难民,这致使他最后不得不离开。瓦里克称自己不知道此后安德斯身处何处。


安德斯是恋爱对象:

之后如果问起霍克为什么他/她会独自一人,霍克会说自己曾目睹过考瑞菲亚斯影响安德斯的心智,他/她不会冒险让这种事再发生一次。

随后在影界中,Nightmare demon会用队友们最害怕的事嘲弄他们。他对霍克所说的是:“安德斯也会死,就像你的家人和其他所有你在乎过的人一样。”霍克会表达自己对恶魔此举的蔑视。之后,如果霍克生还并出发去了Weisshaupt,瓦里克会提及他/她将与安德斯重聚,如果正义还没有弄疯安德斯或者安德斯还没被杀死的话。

参考文献 编辑

  1. 1.0 1.1 1.2 安德斯短篇小说 by Jennifer Hepler
  2. 2.0 2.1 Codex entry: Anders (Dragon Age II)
  3. Thedas UK (January 14, 2012). "David Gaider Interview". Retrieved January 29, 2012.
  4. Mary Kirby推特

外部链接 编辑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