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薇薇安的对话包含了她与同伴的交谈。


薇薇安和黑墙编辑

  • 黑墙:您需要一块丝绸手绢来擦拭护腿上的泥土吗,薇薇安女士?
  • 薇薇安:(大笑)不过是泥土罢了!对我来说泥土和你拙劣的嘲讽一般,不值一提。
───────
  • 薇薇安:你能把盾放下一些吗?反射的光刺到了我的眼睛。
  • 黑墙:说这话的女人衣服上装饰着水晶。
  • 薇薇安:但这是高品质的水晶。
───────

(如果判官和黑墙展开了恋情)

  • 薇薇安:好吧,看来你俩让彼此很高兴。
  • 黑墙:然后呢?你肯定不会用赞赏的语气终结这次对话。
  • 薇薇安:我只是在好奇你如何想象你的未来。判官和……好吧,不论你现在是什么。
  • 黑墙:啊,我懂了。你觉得咱俩不合适。
  • 黑墙:薇薇安女士,那个女人会同塞达斯最勇猛的人在一起,是因为她本性如此。
  • 黑墙:她可以随心所欲选择伴侣,即便那个人是个配不上她的无名之辈。
  • 黑墙:嫉妒她自由自在爱的能力吧,但一定要知道这是嫉妒。
───────
  • 黑墙:节哀顺变。
  • 薇薇安:谢谢。
  • 黑墙:我是认真的,哪怕我俩之间有着分歧。
  • 薇薇安:你太好心了,但你不必在意这种事情。
───────
  • 黑墙:你还好吗,薇薇安女士?
  • 薇薇安:你在说什么呢,亲爱的?
  • 黑墙:刚刚的一场战斗中,我看到你挨了一下。如果我能够动作快一点的话……
  • 薇薇安:哦,你可真是贴心!
  • 黑墙:看来我是冒犯您了。
  • 薇薇安:不,亲爱的。你怎么可能冒犯我。
───────
  • 黑墙:看来我光是存在就冒犯了你,薇薇安。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呢?
  • 薇薇安:我很确定我也不知道,亲爱的。难道在你的想象中,我醒着的每一个小时都在焦心你该怎么改进自己吗?
  • 黑墙:你瞧,我不是想说你……
  • 薇薇安:我亲爱的黑墙,你所做的一切都无法让你的组织对我们现在的情况有所帮助。
  • 薇薇安:你不能再继续假设世上的一切都同你有关。这太不妥当了。
───────
  • 黑墙:和我们一起奔波,你一定很怀念你舒适的豪宅。
  • 薇薇安:我的确怀念,然而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但请务必继续把我想象成娇惯的夫人吧,如果这能让你自觉高人一等。
───────
  • 薇薇安:我只希望审判庭能多一些更合衬得武士,而非……下等的暴徒。
  • 黑墙:不论你如何假装我是一件家具,我依然是一个人……长着耳朵的。听得见。
  • 薇薇安:你居然发现自己的存在了?那就好。


薇薇安和卡珊德拉编辑

  • 薇薇安:我很好奇,卡珊德拉。你为什么不在圣者大会上?
  • 卡珊德拉:蕾丽安娜和我因为自科克沃返回时延误了。
  • (如果瓦里克正在小队中) 瓦里克:延误是因为要审问某个矮人。
  • 薇薇安:最后看来,这可真是走运的延误。
  • 卡珊德拉:我不太确定。如果我们当时……
  • 薇薇安:你绝不能再责怪自己了,亲爱的。你已经为此付出一切,甚至牺牲了更多。
  • 卡珊德拉:谢谢。但我猜想未来的岁月中我也只能用这句话安慰自己了。
───────
  • 卡珊德拉:你不是奥莱伊人,对吗,薇薇安?
  • 薇薇安:你显然也不是。
  • 卡珊德拉:我这么问是因为你的口音。我本以为,一旦你进了宫……
  • 薇薇安:让你与众不同的地方可能是负担,但也可能是力量之源,亲爱的。而两者的界限取决于你自己。
  • 卡珊德拉:真希望我年轻的时候有人这样告诉我。
───────
  • 薇薇安:我亲爱的卡珊德拉,圣者大会的意外之后,审判庭的井然有序让我印象深刻。
  • 卡珊德拉:一切都混乱不堪。我可不会说这是井然有序。
  • 薇薇安:这得看你从谁的角度来看了,亲爱的。教会都不知道该找穿哪种衣服的人(指教士的等级)来宣布教皇的死讯呢。
  • 卡珊德拉:比教会更懂得变通并不是一件难办的事情。
  • 薇薇安:得胜之时当得意,亲爱的。
───────
  • 薇薇安:你同尤丝蒂尼雅教皇相熟吗,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我无法宣称对她十分了解。能这样说的人寥寥无几,也许除了蕾丽安娜。
  • 薇薇安:即便是半面之交我也嫉妒。大家都说她是位惊人的女性。
  • 卡珊德拉:尤丝蒂尼雅是个有远见的人。大主教团要是知道她的意图,是绝不会选她做教皇的。现在他们永远都找不到同她相衬的取代者了(适得上她鞋的人)。
  • 薇薇安:哦,他们会找到的,亲爱的。哪怕那个人得削足适履。

(最后两句话灰姑娘梗)

───────
  • 薇薇安:我在想,卡珊德拉,尤丝蒂尼雅教皇组建审判团时,你没有自告奋勇来领导它。
  • 卡珊德拉:教皇想要一个全塞达斯人民都会欢呼支持的英雄人物来领导它。
  • 薇薇安:你怎么会配不上这句话呢,亲爱的?难道不是你单枪匹马拯救了奥莱伊首都吗?
  • 卡珊德拉:那算不上单枪匹马,薇薇安。
  • 薇薇安:但依然是个英雄。帝国中的许多人依然对你有着美好的记忆。
  • 卡珊德拉:(大笑)这幻觉等他们见到我时就会破灭了,我向你保证。
  • 薇薇安:你太谦虚了,亲爱的卡珊德拉。对许多人来说,你就是个英雄形象!你应该利用这一点。
  • 卡珊德拉:必要时我会利用这一点来服务审判庭。
  • 薇薇安:但你不享受这种感觉吗?你真的应该多玩闹一些,亲爱的。
  • 卡珊德拉:操纵霸凌怎么能算是享受?
  • 薇薇安:我向你保证,这世上少有比亲手恢复秩序更享受的事情了。
───────
  • 薇薇安:目前看来你做得非常好,追索者,但你可以再……亲切一些。
  • 卡珊德拉:之前不是你建议我要更吓人一些吗?
  • 薇薇安:当然了,亲爱的。做人决不能太过和蔼,这样会失掉别人的尊敬。但太过吓人的话,所有人都不敢邀请你。一旦如此,这和死在水沟里没有区别。
  • 卡珊德拉:如果从今晚后都没有人邀请我参加奥莱伊沙龙,我觉得这算是成功。
  • 薇薇安:游戏至死方休,亲爱的。不论你是否喜欢,你都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
───────
  • 卡珊德拉:你真的觉得我能够参加游戏吗,薇薇安?
  • 薇薇安:现在不觉得。但你有这个潜力。
  • 卡珊德拉:穿着舞会长裙,带着涂脂抹粉的面具,用珠宝淹没自己,对着追求者献殷勤?
  • 薇薇安:这也是场战争,亲爱的。铠甲和武器不同,但流的血是一样多的。
  • 卡珊德拉:我……从没有从这个方面考虑过。
  • 薇薇安:你是个战士,卡珊德拉。无论是穿着铁甲或是蕾丝长裙,你都是。
───────
  • 卡珊德拉:我考虑了你之前说的话,薇薇安。
  • 薇薇安:关于我建议你去参加游戏的话吗?
  • 卡珊德拉:哈腊施劳的舞会让我想起了我有多讨厌这种事。我?穿着裙子?真是失心疯!

(如果卡珊德拉在恋情之中)

  • 审判官:不要看轻你自己,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你当然会这么说了。
  • 薇薇安:他是个男人,亲爱的。男人都爱精工细作的东西。
  • 卡珊德拉:喜欢什么和我无关。我喜欢我的铠甲。

(或者)

  • 审判官:我也想看看。至少看一次。
  • 卡珊德拉:你别也来掺和。
  • 薇薇安:我提议鲜红色,亲爱的。注意了,领口不要开得太低。
  • 卡珊德拉:(挫败的叹气)

(或者)

  • 审判官:你不必证明什么的,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没错。我不信任任何无法憎恨别人的场合。
  • 薇薇安:你不是个攻城锤,亲爱的。
  • 卡珊德拉:我想要是就能是。不会有人想要看攻城锤穿裙子的。
  • 薇薇安:真是太让人失望了。也许有些战役还是要更合适的人来参与。
  • 卡珊德拉:我正是这样想的。
───────
  • 卡珊德拉:薇薇安,你和巴斯蒂安公爵的事情……
  • 薇薇安:不必这样小心翼翼,亲爱的。
  • 卡珊德拉:你俩在一起很久了吗?
  • 薇薇安:是的。我依然珍惜着我俩共度的年华……
  • 卡珊德拉:那你俩……?
  • 薇薇安:还有问题吗?天啊,今天你可真是好奇,是不是?是想要我在恋爱方面给你一点建议吗?
  • 卡珊德拉:我只是想说节哀顺变,薇薇安。
  • 薇薇安:没事的,亲爱的。
───────
  • 薇薇安:所以说蕾丽安娜是教皇候选人了。我一点都不意外。她是个好玩家。
  • 卡珊德拉:她同时也很聪明,信仰坚定。
  • 薇薇安:这些品质都是最终登上日耀王座的人所需拥有的重要品质。
  • 薇薇安:教皇必须同众人疏离。她必须要让人们尊敬她,崇拜她,否则将会一事无成。
  • 薇薇安:也就是说我们有两个合适的候选人。你说呢?
  • 卡珊德拉:最终决定权在大主教团手中。
  • 薇薇安:你可太谦逊了!
  • 卡珊德拉:教会需要变革,而我也想要看到变革,但……
  • 卡珊德拉:如果我被选上,我只能祈祷这是造物主的意志,而非我的个人野心导致的。
───────
  • 薇薇安:你在冬宫时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 卡珊德拉:呵,是说我在墙上揍出一个洞这件事吧。
  • 薇薇安:不算是最深刻的一点,这我能够肯定,但鉴于你的不适,我本以为你会表现得更糟糕。
  • 卡珊德拉:我没有意识到要胜过你的期待值只需要花这点功夫。
  • 薇薇安:别这样亲爱的,说话没必要这样带刺。你下一次改进的空间很大。
───────
  • 薇薇安:你觉得你能够同南塞达斯最有权势的男人共舞,而别人都没注意到吗?
  • 卡珊德拉:他们都在八卦,对不对?
  • 薇薇安:曲子还没放完,宫廷里半数人的嘴上已经讨论起这个问题了。这……鉴于内战的关系,这消息也许还要一两天才能传到首都。
  • 卡珊德拉:(挫败的叹气)老天爷。
  • 薇薇安:你当时可没想着要藏着掖着吧?
───────
  • 薇薇安:我希望你决定要重建追索者,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重建还不够。我想要将追索者塑造成比此前更伟大的组织。
  • 薇薇安:我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说,亲爱的。圣殿武士已经沦落,需要有人来对付危险的魔法。
  • 卡珊德拉:我害怕追索者的时代已经过去,就算还有值得挽回的东西,也已经丧失了。
  • 薇薇安:圣殿武士的沦落不也一样吗?危险魔法所带来的威胁依然存在,亲爱的。必须要有人来处理。
  • 卡珊德拉:那得让配得上的人来做。
  • 薇薇安:(叹气)至少审判庭足够理智,选择了同圣殿武士结盟。等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会有人来处理魔法的威胁的。
───────
  • 薇薇安:你知道,卡珊德拉,你真的应该在铠甲上镀金。或是用龙鳞。最好两个都用。
  • 卡珊德拉:会不会太浮华了?
  • 薇薇安:想想那出场效果,亲爱的!毕竟穿铠甲一半是为了吓住敌人。
  • 卡珊德拉:我个人更希望一半的效果是挡住刀剑。
───────
  • 薇薇安:我亲爱的卡珊德拉,是什么让你带着瓦里克去参加圣者大会的呢?
  • 卡珊德拉:我想要他将科克沃发生的事情告诉教皇。
  • 薇薇安:他不是全都写下来了吗?他不必亲自去。
  • 卡珊德拉:教皇她……还想要他在她那本《高镇危机》上签名。
  • 瓦里克:神马?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 卡珊德拉:这不过是件小事。你该觉得荣幸。
  • 瓦里克:前任教皇绑架并摧残了她最爱的作家?哦是的,(大笑)我激动坏了!
───────
  • 薇薇安:所以说你是内瓦拉王位第78顺位继承人,卡珊德拉。这……(叹气)排在你前面的人有点多。尽管如此,许多人依然享受着与他关系微薄的头衔所带来的慵懒生活。要是你选择过那种生活,你本该享受一切荣华富贵才对。
  • 卡珊德拉:我对华服还是不感冒,薇薇安。而且,我现在这样能成就更多。
  • 薇薇安:你追求责任和职责,这会带你走上日耀宝座,干得好。
  • 卡珊德拉:我想要替造物主行事。我行事时所处的位置无关紧要。
  • 薇薇安:但你得承认,这的确有所帮助。
───────
  • 卡珊德拉:你很快就适应了审判庭,薇薇安。这里肯定缺少许多你习惯的奢侈品。
  • 薇薇安:要想在奥莱伊宫廷存活,适应性不强可不行,亲爱的。
  • 卡珊德拉:(叹气)天擎可比不上奥莱伊宫廷。
  • 薇薇安: 你不必告诉我这一点。我们都需要做出一些小小牺牲。
───────
  • 薇薇安:我听说你的叔叔是一位赶尸人,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没错。死灵法师在内瓦拉并非是罕见之事。
  • 薇薇安:你必须要理解,南方队赶尸人的闲言碎语……
  • 卡珊德拉:我一直觉得这种事情很恐怖。但在内瓦拉之外所听到的故事……这种着迷程度所能展现出来的,与其说是真相,不如说是讲故事者的本性。
───────
  • 卡珊德拉:你更希望让圣殿武士回归并看守法环吗,薇薇安?
  • 薇薇安:当然了,亲爱的。当然,他们需要更好的人来监管,但纵使工具被错误地使用,也不是丢弃它的原因。
  • 卡珊德拉:很少会有法师要求圣殿武士回归法环。
  • 薇薇安:和费雷登的首席法师聊聊。你会很诧异的。憎恶大肆于你的高塔之时,你才突然发现,这世上圣殿武士太少了。
───────
  • 薇薇安:你必须意识到恢复法环的价值,卡珊德拉。
  • 卡珊德拉:倘若法环能够做到它应该做的事情。法师叛乱开始以来,已经有太多的人受罪了。但我们不能无视导致叛乱开始的滥用权力。没有改革,也许等待我们的是科克沃事件的重现。
  • 薇薇安:或者说变成与之正相反的事情。过分宽大的法环也是同等的威胁。科克沃的事情是一个遗憾,但事件的导火索并非是限制,而是权力的滥用。
───────
  • 卡珊德拉:我猜想你的父母是日瓦尼人,薇薇安。
  • 薇薇安:他们是商人。祖籍戴斯蒙,至少别人是这样告诉我的。
  • 卡珊德拉:你不记得了吗?
  • 薇薇安: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去奥斯维克法环了。对我来说,我的生活自那里开始。
───────
  • 薇薇安:卡珊德拉,你知道他们还在说巨龙袭击瓦尔皇城的故事吧?
  • 卡珊德拉:我知道。我还知道每一次说起,这故事又被添油加醋一番。
  • 薇薇安:当时的许多目击者现在还活着呢。
  • 卡珊德拉:从我听到的那些来看,我很怀疑那些所谓的目击者。
  • 薇薇安:你太过谦虚了,亲爱的。你应该把那场胜利作为谈判筹码,区区教皇右手的位置太委屈你了。
  • 卡珊德拉:也许对别人来说如此吧。我只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薇薇安和科尔编辑

  • 科尔:你在害怕。你不必害怕的。
  • 薇薇安:我亲爱的判官,请管好你的宠物恶魔。我不希望它同我说话。

(如果判官支持科尔)

  • 审判官:他没有伤害到任何人,薇薇安。
  • 薇薇安:这是只恶魔,亲爱的。它所能做的事情只有伤害。

(如果判官支持薇薇安)

  • 审判官:科尔,薇薇安现在不想说话。
  • 科尔:她在害怕!
  • 科尔:一切都那么亮,愤怒嘶吼,恶魔暴跳。不,我不会失败。绝不会再有人控制住我。
  • 科尔:白光闪过,世界重现。颤抖,虚脱,痛苦。但依然朝着圣殿武士露出笑容,告诉他们我还是我。
  • 科尔:我不是那样的。我可以保护你。如果圣殿武士来杀你,我会杀了他们的。
  • 薇薇安:太棒了。
───────
  • 科尔:走近会客厅,礼服一角翘起,不,顺平之后再走进去,仪表必须完美。
  • 薇薇安:亲爱的,你的宠物又说话了。务必让它闭嘴。
  • 科尔:里面有声音。阿尔方斯侯爵。
  • 科尔:“我殷切希望巴斯蒂安公爵在碰她之前关上灯。但那样的话,她就融入黑暗之中了。”
  • 科尔:手指捏紧礼服,全身冰冷。无法接受。转过身,拉紧绳。
  • 科尔:他伤害了你。你留下了一封信,在里面撒了谎,好激他做一些针对审判庭的蠢事。陷阱。
  • 薇薇安:判官,既然你的恶魔缺乏教养,也许你可以去找索拉斯来训练它。
───────
  • 科尔:兔猪很善良。几乎一切事物都比它们要大,但它们依然高兴。
  • 科尔:如果你伸出手,它们就会来磨蹭。这是它们表达友谊的方式。
  • 薇薇安:记得,判官,看上去越是无害的东西越是危险。
  • 科尔:兔猪不危险。
  • 薇薇安:我说的不是兔猪。
───────
  • 科尔:绿草什么都不介意。人们在上面行走,马儿吃掉它们,然而它们始终都很满意。
  • 薇薇安:也许是因为它们不长耳朵,也不需要听你说话。
───────
  • 科尔:你施展法术时是否感受到了灵体?
  • 科尔:细碎的灵体从你的魔法中喷涌而出,微小,一丝一缕,落回之前那一刻的自由。它们在你身边聚集,就好像杯中之水,拘于界限,听而不闻,它们耳中只有你的歌声。
  • 科尔:它们想要淌过,在你的皮肤上闪烁。你创造了它们。它们的造物主。
  • 薇薇安:现在。我想要。洗澡。
───────
  • 科尔:多利安就和你一样,薇薇安。
  • 薇薇安:我不觉得。
  • 多利安:薇薇安,这可怜的孩子只想要恭维你。具体说说呢,科尔?
  • 科尔:影帐在你俩身边歌唱。透过你们微声细语,让你俩更明亮。
  • 薇薇安:任何法师都可以这样。除此之外,我同一个德凡特贵族简直南辕北辙。
  • 科尔:不。对绝大多数的法师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工具。一场磨难。而你们却让它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 多利安:而且,显然我俩是这群人中时尚品味最好的。
  • 薇薇安:没错,但我可没指望影界注意到这一点。


薇薇安和多利安编辑

  • 薇薇安:我猜想你都知道别人会怎么说考瑞费斯,对吗,多利安?
  • 多利安:暗裔?疯子?不愿提起的往日的证明?别吊着我的胃口了。
  • 薇薇安:别人会说他是德凡特人。
  • 多利安:(嘲讽的语调)不!
  • 薇薇安:我了解到你宣称自己身在此处就是为了驳斥众人的看法。但伤害已经造成。
  • 多利安:我在这里并非是为了我祖国的声誉,薇薇安。我在这里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情。
  • 薇薇安:只可惜你的同胞几乎没有像你这样想的。
───────
  • 多利安:奥莱伊皇室宫廷的御用法师?这听起来太刺激了。
  • 薇薇安:这是个受人尊敬的位置,亲爱的。许多法师都会嫉妒。
  • 多利安:是啊,像一只异国孔雀般地被人当做招摇的物件,的确是好过被圣殿武士疯狂地追赶。
  • 薇薇安:做异国孔雀好过做德凡特叛徒。
  • 多利安:哦!挖苦我的祖国?太有意思了。
───────
  • 多利安:薇薇安,你是说,你不想生活在一个不把法师当做狗一样关在笼子里的国家吗?
  • 薇薇安:这是什么国家?那个法师被当做暴君一样让人害怕、受人唾弃的国家吗?
  • 多利安:要说魔导师不完美,我肯定第一个同意。但他们也做过许多伟大的事情。他们被允许做这些事情。
  • 薇薇安:也做过许多可怕的事情,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在这里了,对吗?
  • 多利安:把人关在笼子里不是答案。
  • 薇薇安:当然了。首先我们把那些不肯屈服的处决掉,然后解决剩下的。
───────

(如果判官和多利安展开了恋情)

  • 薇薇安:我前两天收到了一封信,多利安。
  • 多利安:真的吗?知道你有朋友,我真是太释怀了。
  • 薇薇安:是我一位在德凡特的熟人给我寄来的。他说听闻了你同判官的……关系之后,颇为震惊。
  • 多利安:这样的谣言你只会乐得来确实吧,我猜想。
  • 薇薇安:我告诉他,唯一一件会让人烦心的事情只有他的笔迹。
  • 多利安:……哦,谢谢。
  • 薇薇安:我不会轻易把人看死,亲爱的。而你也并没有让我看死你的理由。
───────
  • 薇薇安:我很好奇,多利安,你有没有见过黑教皇?
  • 多利安:我在舞会上同他有过一面之缘,但从没有面对面介绍过。那晚他因为刺杀的事情提早离开了。
  • 薇薇安:有人想要刺杀他?
  • 多利安:杀他?不,不,是他杀了一个魔导师。真是的,也不等到跳舞结束后再下手。
───────
  • 多利安:对了,薇薇安,你怎么没有和其他南部法师一起参加叛乱呢?
  • 薇薇安:像我们这样法环之外的法师无法被逼迫加入反抗。
  • 多利安:啊。一点都不团结呢。
  • 薇薇安:说这句话的人来自一个法师互相残杀取乐的国度。
───────
  • 薇薇安:(轻笑)真有意思,多利安。
  • 多利安:要我说,你的外套很有趣。
  • 薇薇安:你嘲笑“南方人”的样子,好像是要假装自己是一条来自鲨群中的鲨鱼。
  • 薇薇安:但你不是鲨鱼,你一辈子都不会是,亲爱的。他们都知道,你自己也清楚。
  • 多利安:我可以假装。穿花哨衣服,说服所有人相信,我不是我真正的样子。
  • 多利安:这样我就可以在宫廷中谋个职位,像个流莺般出卖自己的身体,绝望地希望着没有人会看穿我的骗局。
  • 薇薇安:没有牙齿的鱼还能咬人么。
  • 审判官:都够了!
  • 薇薇安:我亲爱的判官,出了什么事吗?我们正在经行一场十分文明的对话。
  • 多利安:没错。在家的时候我家园丁说的比这更难听。

(或者)

  • 审判官:你俩可以组团表演,我坐在门口收费。
  • 薇薇安:我亲爱的判官,出了什么事吗?我们正在经行一场十分文明的对话。
  • 多利安:没错。在家的时候我家园丁说的比这更难听。

(或者)

  • 审判官:真不敢相信你俩这样对彼此说话。
  • 薇薇安:我亲爱的判官,出了什么事吗?我们正在经行一场十分文明的对话。
  • 多利安:没错。在家的时候我家园丁说的比这更难听。
───────
  • 多利安:(叹气)为了美酒,要我付出什么都愿意。
  • 薇薇安:天擎的管家是个虐待成癖的小人,他是想杀了我们。
  • 多利安:不知道他是遇上了难以割舍的便宜货,还是说找到了好几缸醋。
  • 薇薇安:(轻笑)情况可能更糟,亲爱的。这也许是安德费尔斯的醋。
  • 多利安:哎呀。这不是逼我们报复嘛。
───────
  • 多利安:薇薇安,也许你能解答这个问题
    ───────
    为什么奥莱伊人对面具如此痴迷?
  • 薇薇安: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亲爱的。你永远无法识破对手的真面目。
  • 多利安:这对一个因为汤里放了太多盐就要派刺客的国家来说,真是奇怪的风俗。
  • 薇薇安:这是另一个需要通过的考验。游戏失败就是死。
  • 多利安:然后你们还说德凡特人野蛮。
  • 薇薇安:你们的确是野蛮人,亲爱的,不过这也是你们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
  • 薇薇安:你已经用肉身行于影界了,多利安,就好像你的德凡特祖先一样。
  • 多利安:不过我没有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 薇薇安:除此之外你没有别的看法吗?
  • 多利安:我只是庆幸我们最终脱身。恶魔不太在乎我的好发型。
  • 多利安:等一下……你是在嫉妒,对吗?
  • 薇薇安:别开玩笑了。
───────
  • 多利安:薇薇安,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这样你来我往的。
  • 薇薇安:假设你我旗鼓相当。
  • 多利安:我嘲笑奥莱伊人的浮夸和无理取闹,你嘲笑德凡特人的堕落和蛮横专政。
  • 多利安:然而,我们必须记得,有一件远更重要的事情。
  • 薇薇安:那又是什么呢?
  • 多利安:至少我们都不是安缇梵人。
  • 薇薇安:有道理。感谢造物主。
───────
  • 多利安:薇薇安,我听说你的朋友,那个公爵……
  • 薇薇安:巴斯蒂安不是我的“朋友”,亲爱的,但我会原谅你的没有眼力。
  • 多利安:我只是想说,节哀顺变。


薇薇安和铁牛编辑

  • 铁牛:要知道,薇薇,你玩那法杖玩得不赖。
  • 薇薇安:你应当称呼我为薇薇安法师,皇室宫廷御用法师,或是铁夫人。而不是“薇薇”。
  • 铁牛:哦,好的,女士。对不起,女士。
  • 薇薇安:嗯……可以。“女士”也可以接受
───────
  • 薇薇安:铁牛,上次战斗之后你有没有清洗你的武器?
  • 铁牛:呃……没有。我们很可能在几分钟之后又要杀点什么东西了。而且,血迹可是吓唬人的好东西!他们看到一把血淋淋的大刀他们就……你懂的。呃……我去洗。
  • 薇薇安:谢谢你,亲爱的。
  • 铁牛:遵命,女士。
───────
  • 薇薇安:我在想我们该给你弄个什么样的眼罩。
  • 薇薇安:我觉得金色的,镶嵌闪光的魔晶和紫水晶……
  • 铁牛:哦。我都没想到过呢,女士。
───────
  • 薇薇安:你不能在一群卓越的奥莱伊贵族面前袒胸露乳。我们来瞧瞧……
  • 铁牛:嘿……我在哈腊施劳的时候穿了外套!
  • 薇薇安:哈腊施劳的时候,你不过是一把破铜烂铁。等我弄好了,你就是光可鉴人的曙光石宝刀。
  • 薇薇安:紫色外套,腰部收紧,用白银和翡翠装点。领口打开,着重露出你的胸膛。
  • 薇薇安:每个女人都会想睡你。每个男人都想成为你。
  • 铁牛:这样……好吧。具体说说外套什么样。
───────
  • 薇薇安:来,铁牛,跟我说说六烛舞步是什么样的?
  • 铁牛:等一下。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你捉弄我是因为你就好像“诉说者”。你想做“有权威的女性”。再加上你那像角一样的帽子……你在捉弄我。我是受到众者之心训练的,你觉得我会看不出来你是想操纵我吗?
  • 薇薇安:牛,踏步,踏步,转身……
  • 铁牛:(叹气)踏步,拖步,转圈……女士。
───────
  • 铁牛:你确定你不是“也许”,而是有一点点诉说者吗,女士?
  • 薇薇安:亲爱的,我觉得不存在“一点点诉说者”。
  • 铁牛:好吧,懂了。但你作为人类来说挺高的,也许你有位祖宗就是库纳利人。
  • 薇薇安:铁牛亲爱的,我穿着高跟鞋,戴着高帽子。据我所知,坤道和时尚没有一点儿关系。
  • 铁牛:你说的有道理。通常坤道都不要求我们穿裤子。
───────

(如果审判庭同圣殿武士结盟)

  • 铁牛:所以说,女士,圣殿武士加入审判庭,你没有意见吗?
  • 薇薇安:当然没有!为所有人的安全和保护考虑,只有负责的监管之下,魔法才能够最好地服务。
───────

(如果审判庭同叛军法师结盟)

  • 铁牛:所以说,女士,叛军法师的加入你一定很高兴。
  • 薇薇安:一点都不。魔法很危险,而现在同审判庭结盟的法师正危险地独立着。
───────
  • 铁牛:你对魔法的看法,同我在坤道中所学到的不太一样。
  • 薇薇安:生活是一系列必要的束缚,铁牛。浅薄者同每一面他们所遇到的墙壁作战。睿智者学会将选择纳为己用。
───────
  • 薇薇安:我听说过库纳利法师的生活,铁牛,但我很好奇你的看法。
  • 铁牛:大体来说很悲伤。魔法要到长成大孩子了之后才显露,就好像你们一样。有些孩子都已经学了好几年别的事情,比如面包师,或是士兵,或是建筑工。然后突然一天……一下子全没有了。
  • 薇薇安:你听上去像是可怜他们似的。
  • 铁牛:这个吗……是的。理论上来说,他们和别人没有差别。诉说者,还有众者之心,保护每个人不会被自己的错误所伤害。他们也是人,为坤道效力,但许多库纳利人都害怕他们。
  • 薇薇安:但你不怕吗?
  • 铁牛:不。每一个肩负着这样的重担生活下去的人都值得我的尊敬。
───────
  • 铁牛:女士,你对天擎是怎么看的?
  • 薇薇安:你为什么这样问呢?
  • 铁牛:这个嘛,我不懂什么魔法的屁话,比如影帐薄弱,或是不好对付恶魔什么的,我都不知道。
  • 薇薇安:天擎需要在塔楼顶上镀金,重新把操场上一遍涂料,并且洗刷许多遍。
  • 铁牛:啊。懂了。
───────
  • 铁牛:对了,女士,我知道为什么天擎需要上一遍新涂料了。
  • 薇薇安:这是最起码的底线。理想状态下我们应该城垛上涂上珐琅,或者……用大理石包裹起来。
  • 铁牛:看起来很棒,对不对?那轮廓,光是看起来就吓得别人不敢来袭。
  • 薇薇安:这就是坤教对你的教养所造成的缺陷了,亲爱的。天擎不仅要吓退敌人,还要引诱潜在的盟友。
  • 铁牛:好吧,所以我们有你还有约瑟芬……还有大理石床板。
───────
  • 铁牛:女士,无意冒犯,哈腊施劳的那摊子烂事你看得懂吗?
  • 薇薇安:当然了!弗洛安娜的动机十分不幸,但并非不可理解。
  • 铁牛:但奥莱伊的贵族这样搞来搞去的,这国家还这么运作?我是说,考瑞费斯也挺厉害,如果我们没有阻止他,他就能击垮整个帝国了。
  • 薇薇安:那我们成功阻止了他,真是走运。
  • 铁牛:你真的觉得奥莱伊就是这样的吗,女士?自相残杀?一群自私的吹牛家?
  • 薇薇安:奥莱伊人很自私。但你所批评的雄心能够生出力量。奥莱伊的统治者永远都不用害怕其他国家的人对他们的背叛。他们已经面对过最糟糕的情况了。
  • 铁牛:好吧,这也是训练领袖的一种方式。
───────
  • 铁牛:女士,磐石堡垒的那些灰卫法师们不是法环的一部分吗?
  • 薇薇安:不。灰色守卫者免于被拘束于法环中的命运,这样他们就能自由地同暗裔作战。
  • 铁牛:但你不可以吗?
  • 薇薇安:亲爱的,我只对法环和宫廷感兴趣!灰卫同两者都毫无干系!
  • 铁牛:目睹了他们用血魔法做的事情之后,一个强势的法环看起来挺不错。
───────

(如果薇薇安没有进入影界,但铁牛进入了)

  • 铁牛:女士,你去过影界,对吗?
  • 薇薇安:从未像你在磐石要塞那样以肉身进入过。
  • 铁牛:哦。好吧,那是你走运。这感觉太糟糕了。
  • 薇薇安:我能想象。
  • 铁牛:你能吗?因为里面恶魔多得我想都不敢想。而我是个很擅长想象恶魔的人。

(如果薇薇安进入影界,而铁牛没有)

  • 铁牛:女士,你在磐石要塞的时候进入影界了,对吗?
  • 薇薇安:一段非常不愉快的经历。
  • 铁牛:我就知道!还好不是我。
  • 薇薇安:水质太糟糕,灯光又沉闷。
  • 铁牛:还有想要吃掉我们灵魂的恶魔。错过这码事真是一点都不可惜。外面的恶魔已经够多了。
───────
  • 铁牛:这和你成为法环法师时必须要通过的痛苦试炼差不多吗?
  • 薇薇安:不,我的痛苦试炼和这个完全不同。
  • 铁牛:至少我不用再担心影界的狗屁东西冒出来杀了我们了。
  • 薇薇安:为什么?
  • 铁牛:我们好好教训了噩梦一番!现在恶魔们找上门来前都得三思一下了。
  • 薇薇安:事实上你所经历的情绪深度有可能会吸引更多的恶魔。
  • 铁牛:哦我了个操。
───────
  • 薇薇安:我理解在坤教中,法师被严密地控制起来,好保护他人不为他们的力量所伤。
  • 铁牛:你不必担心。我无意用拴绳捆住任何人。
  • 薇薇安:我从不担心,亲爱的。拴绳两头都可以拉。
───────
  • 铁牛:我以为奥莱伊的法师不战斗。而你对战斗魔法非常精通。
  • 薇薇安:奥莱伊的法师从不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战斗,亲爱的。有些人更擅长获得允许。
───────
  • 铁牛:女士,魔法里面,你是更喜欢火,还是电,还是冰或者其他什么的?
  • 薇薇安:做什么事,用什么工具。火可以告诉你的敌人,你能够摧毁周边的一切。电则将造物主的恐惧注入敌人身体中。冰则能让他们以为你是冷酷无情的,而精神能量则召唤出恶魔的恐惧。
  • 铁牛:我喜欢冰,因为这样能冻住他们,然后我一刀把他们劈成两半的时候就会碎成小冰块。
  • 薇薇安:这样也很棒,亲爱的。
───────
  • 铁牛:所以说法环中的法师真的要保护自己不被恶魔附身吗?
  • 薇薇安:作为痛苦试炼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证明自己能够保护自己不被恶魔占据,这样我们对这个世界来说就不是危险。
  • 铁牛:(咕哝)恶魔。一团乱。
  • 薇薇安:别担心,亲爱的。如果我们遇到了恶魔,我会保护你的。
───────
  • 铁牛:被锁住法环中是什么感觉?
  • 薇薇安:再说一遍?
  • 铁牛:我猜想人们都是这样做的。你又是个人。所以你一定有……我是说……有过,那样的……忘了我刚问的问题吧。
  • 薇薇安:当然。
───────
  • 薇薇安:铁牛,不要再挠那个痂了,这样好不了的。
  • 铁牛:我知道!但是痂会看起来很赞的!你瞧,已经看起来像是双足龙的……(叹气)我立刻会把绷带绑回去的。抱歉,女士。
  • 薇薇安:谢谢,亲爱的。
───────
  • 薇薇安:亲爱的,铁牛,站直了。你这样懒懒散散的,看起来就像是生闷气的小孩。
  • 铁牛:进门的时候我老是撞到角。
  • 薇薇安:亲爱的,门框伤不了你。走路记得看路就好了。
  • 铁牛:我……有几次也许是故意的。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把门框撞松。
───────
  • 薇薇安:我要承认,铁牛,我原本以为你同一个法师一起并肩作战会感到不适。
  • 铁牛:我们必要时也用库纳利法师。
  • 薇薇安:这简直是两码事。
  • 铁牛:是的,女士。同你一起作战就好像是有一艘战舰在轰炸敌人的前线。面前一片火海,烟雾缭绕——等我冲过去的时候敌人都已经死了一半了。
  • 薇薇安:所以说,我是一艘库纳利战舰?
  • 铁牛:我……呃……我没想冒犯你。
  • 薇薇安:完全没有!我可是铁夫人。
───────
  • 薇薇安:告诉我,铁牛,我能否做些什么来帮助你更有效地作战呢?
  • 铁牛:呃……不必了?不用了,这样很好。
  • 薇薇安:你在前线要做那么多战斗。我想帮忙,不论如何都可以。如果我能够削弱你的敌人,帮助你战斗得更容易,一定要让我知道。
  • 铁牛:这个吗,衣服着火的时候换做是谁都不能好好作战。但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冰。不过你觉得怎么方便怎么来,女士。
  • 薇薇安:我总是很乐意帮忙的。
───────
  • 铁牛:我猜想,在法环和……你在奥莱伊住的地方之外,你没有什么机会外出,女士。
  • 薇薇安:这不寻常,但没错。
  • 铁牛:喜欢宽广的室外吗?
  • 薇薇安:我们下一次扎营的时候,我必须沐浴一次。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些干净的水来。
  • 铁牛:遵命,女士。
───────
  • 铁牛:女士,法环对影界裂缝什么的都知道多少?
  • 薇薇安:非常少。在裂隙之前,从来没有法环的法师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 铁牛:这我就放心了。

薇薇安和塞拉编辑

  • 塞拉:大家都转过头去。我要找地方尿尿。
  • 薇薇安:判官和我在成就事业的过程中,你还能不能更让人尴尬一些?
  • 塞拉:大家都看这里!薇薇安要尿尿了!
───────
  • 薇薇安:我有一点信息可以透露给你愚蠢的小组织,瑟拉亲爱的。
  • 塞拉:没错,你肯定有很多。
  • 薇薇安:给你的血手珍妮小伙伴们的一条简短的消息。我相信跟着这条消息,你会找到一位萨姆拉斯勋爵的匿名田产。
  • 塞拉:我知道他!这傻逼对他的人民冷酷得简直像寒冰。
  • 薇薇安:的确。要是他的某些行为曝光出来,那就太可惜了。他在宫中的地位会大大降低。
  • 塞拉:所以说,我们伤害了一个真正的混蛋!但是你却攫取了果实?我们帮了别人,结果帮了你更多?(挫败的咆哮)
  • 薇薇安: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哭泣,亲爱的,太有失身份了。
───────
  • 塞拉:我听说过你的事情,薇薇。
  • 薇薇安:准确地说:薇薇安女士,奥莱伊皇室宫廷的御用法师。
  • 塞拉:对,我听说的就是这个。不是那个头衔,而是那鼻孔看人的态度。
  • 薇薇安:我该如何从你的责难中恢复过来呢?
  • 塞拉:你还在这样说话!你就不能闭嘴吗?
  • 薇薇安:为了你吗,亲爱的?绝不。
───────
  • 薇薇安:那是什么可怕的味道?
  • 塞拉:没有味道!
  • 薇薇安:这是……这是哪里传来的?
  • 塞拉:哪里都没!
  • 薇薇安:(叹气)
───────
  • 塞拉:嘿,薇薇!薇薇薇!我有东西送给你。
  • 薇薇安:亲爱的,那是你的屁股。又一次。就和你之前十几次露出它时一样,还是那么干干瘦瘦、可怜兮兮的。
  • 塞拉:是我的屁屁!
  • 薇薇安:造物主,我该如何忍受这种恐惧?快来人给我拿个躺椅,好让我晕倒在上面。
───────
  • 塞拉:(咳咳)婊子是谁?
  • 薇薇安:真可爱,亲爱的。
  • 塞拉:是事实嘛。
───────
  • 薇薇安:请原谅我那么直白,判官,但你真的想让世人看到审判庭同这样的人为伍吗?
  • 塞拉:我就知道,对吧?你们真是奇怪。
  • 薇薇安:谢谢你进一步诠释了我的论点。
  • 塞拉:怎么,你觉得你比我强?
  • 薇薇安:不是针对你,亲爱的。显而易见,我比大多数人都要强。而你彻头彻尾地证明了,这不是我的错。
  • 塞拉:明白了,她觉得她比我强。
  • 薇薇安:(大笑)哦,真是太、太、太可怜了。
───────
  • 塞拉:我用你的名字给一个鬼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大人寄了一盒小兔子葡萄干(指兔子便便)。
  • 薇薇安:原来那封感谢信是这么回事。说起来,他觉得很美味。
  • 塞拉:恶心!超恶心!
  • 薇薇安:你要明白他的地位有多么岌岌可危,以及他过去曾受到过多么可怕的勒索。
  • 薇薇安:也许他正暗自庆幸这不是他某个远方表亲的肉做的炖汤。
  • 塞拉:这是骗我的,对吧?一定是骗我的。


薇薇安和索拉斯编辑

  • 薇薇安:所以说,你是个异教徒?
  • 索拉斯:没错,巫师。我并未在你们的法环中受训。
  • 薇薇安:那好吧亲爱的,要是我们碰上任何你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照顾好你自己。
  • 索拉斯:我会以我笨手笨脚的方式,来试着学习你是如何帮着封闭海文的裂缝的。
  • 索拉斯:啊,等等。我的记忆出了差错。你当时并不在场。
───────
  • 薇薇安:要知道,索拉斯,尽管你没有接受任何实质的技术训练,你在施法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 索拉斯:严苛的训练的确能打下扎实的基础。但同时也创造了不必要的限制和界限。
  • 薇薇安:我倒是希望在自己和恶魔之间划一条界线,亲爱的。
  • 索拉斯:当然了。你经受了痛苦试炼,而法环里的人都告诉你所有的恶魔都试图占据你。
  • 薇薇安:并非如此!许多恶魔只是想杀死你。我猜想你另有说法。
  • 索拉斯:为什么呢?你又不会相信我。你早就把那些课程刻在心里了。
───────
  • 薇薇安:索拉斯亲爱的,你的魔法是否被影界的波动所影响呢?
  • 索拉斯:鉴于裂缝中散发出来的能量,我并未经历到任何意外的变化。你呢,法师?
  • 薇薇安:一样。
───────
  • 薇薇安:我很确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索拉斯,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吗?
  • 索拉斯:哦,我正期待着呢。请说吧,巫师。
  • 薇薇安:你上次施法的时候把你的衣摆点着了。
  • 索拉斯:也许你看到的不过是影界的一缕幻影?
  • 薇薇安:虽然我不如你那般对影界如此熟悉,但看到火我还是认得出的,亲爱的。
  • 索拉斯:但火最后还是熄了。不值一提。
  • 薇薇安:也许你是这样觉得的。


薇薇安和瓦里克编辑

  • 瓦里克:你不是奥莱伊口音,铁娘子。你是哪儿人?
  • 薇薇安: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出生于维康姆。
  • 瓦里克:你也是自由境的同胞吗?
  • 薇薇安:威康姆是个文明的自治领。和某些地方不同。
  • 瓦里克:对。斯塔克海文基本就是一群嚎叫的野蛮人。
  • 薇薇安:那儿也只比坦特谷好上一点点。
───────
  • 薇薇安: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瓦里克,你认识那个炸毁科克沃的判教法师,对吗?
  • 瓦里克:很不幸地说,没错。
  • 薇薇安:做出这样的疯事,他到底目的何在呢?
  • 瓦里克:不就是这个结果吗:一群无辜的人互相残杀。
  • 薇薇安:我希望他已经从你的春分送礼名单上消失了。
  • 瓦里克:看情况咯。一袋点着火的犀牛便便算礼物吗?
  • 薇薇安:打上丝绸蝴蝶结才算,亲爱的。
───────
  • 薇薇安:瓦里克亲爱的,我读了你的《高镇危机》
  • 瓦里克:你读了?当真吗?
  • 薇薇安:皇室宫廷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读了。几个冬天前,这还是一股潮流呢。
  • 瓦里克:我的出版商到底坑了我多少钱?
───────
  • 瓦里克:皇室宫廷的御用法师。好花哨的头衔。
  • 薇薇安:你真是擅长察言观色。
  • 瓦里克:你为什么没有和女皇一起躲在哈腊施劳?
  • 薇薇安:加斯帕大公围城时,我恰好为了一些法环事务离开了。
  • 瓦里克:那我猜你还真走运。
  • 薇薇安:法环四散,帝国沐浴于战火中,而教皇死了。只有弱智才会觉得走运。
───────
  • 瓦里克:你肯定知道不少宫廷内的故事——诡计、丑闻、诱惑之类的?
  • 薇薇安:的确。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分享这些故事。
  • 瓦里克:哪怕是一段秘史轶事都不说吗?你不想要把某人扯下马,或是炫耀一番吗?
  • 薇薇安:要炫耀也不是对你,亲爱的。其中对我来说有何利可图?
───────
  • 薇薇安:想说什么就说吧,亲爱的。你再憋下去脸都要裂开了。
  • 瓦里克:不,不,我不想烦你。
  • 薇薇安:那可是你的脸。
  • 瓦里克:只是……我在想你的绰号是怎么来的:铁夫人。
  • 薇薇安:是一个侯爵起的,可惜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 瓦里克:好吧,这绰号不错。我要记下来以后用。
  • 薇薇安:我是不是该理解为……你要写一本关于我的书?
  • 瓦里克:这个嘛,现在还只是笔记。
  • 薇薇安:是什么样的书?
  • 瓦里克:我准备写一本政治惊悚小说:各种背刺,掠夺权力,也许再来一两宗谋杀。冬宫让我文思泉涌,而且……显然那边我的读者还不少。我从来没写过奥莱伊系列。这算是冒险吧,但谁知道结果如何呢。
  • 薇薇安:那我在这惊悚小说中是何种角色呢?
  • 瓦里克:其实,(尴尬地笑)你是反派。
  • 薇薇安:(大笑)
  • 瓦里克:好吧,这本书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 薇薇安:别开玩笑了,亲爱的。你为什么会惹上麻烦呢?
  • 瓦里克:因为我让你做了反派?
  • 薇薇安:怎么会呢!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 瓦里克:真的吗?
  • 薇薇安:亲爱的,如果我不希望别人害怕我,我就不会穿成这样了。这本书太完美了。
───────
  • 薇薇安:瓦里克亲爱的,我在你的小说中是什么样的反派?
  • 瓦里克:你是一个,呃,诡计多端的女公爵?冷酷无情地将她的政敌诱入陷阱之中。
  • 薇薇安:是啊,但我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你至少会让我穿上当季的潮流,对吗?
  • 瓦里克:我得……花几个礼拜来研究一下奥莱伊的礼服裙,对不对?
  • 薇薇安:是的,亲爱的。而且我的面具上要镶嵌猫眼石。
───────
  • 薇薇安:这本书有多少章节,瓦里克亲爱的?
  • 瓦里克:第一本一共12章。
  • 薇薇安:第一本?
  • 瓦里克:我读过许多奥莱伊小说,知道要在那边讲故事,不写完三大本不行。第一本过后大家只会觉得你是在热身。
  • 薇薇安:那第一本书里诡计多端的女公爵怎么样了呢?
  • 瓦里克:你是在求剧透吗,铁夫人?
  • 薇薇安:只是提示,亲爱的。不是剧透。
───────
  • 薇薇安:你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瓦里克亲爱的。
  • 瓦里克:你还想让我给你一点提示,告诉你我没写完的那本小说是什么结局吗?
  • 薇薇安:我把奥莱伊宫廷生活的细节都告诉了你。难道你不该回报我一下吗?
  • 瓦里克:我已经给了你一个大剧透,铁娘子。
  • 薇薇安:哦,真的吗?
  • 瓦里克:真的!如果这本书是三部曲,那第一本中反派被击败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 薇薇安:嗯,这样也行。
───────
  • 薇薇安:告诉我,瓦里克,这部系列中的主角是谁?
  • 瓦里克:这个问题有点太剧透了。我觉得还是我还是别说话的好。
  • 薇薇安:别这样,亲爱的,你可以告诉我的。
  • 瓦里克:绝不可能,铁娘子。确保挖坑不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剧情整个地告诉别人。
───────
  • 薇薇安:你不是挺富有的么,何苦这样脏了自己的手呢,瓦里克?
  • 瓦里克:没人告诉我这样会断了财路。而且,铁娘子,你也不比我穷啊。
  • 薇薇安:我只是看不出商人行会的一员会出于什么样利益的驱动来战斗。
  • 瓦里克:我不知道——不要被暴怒的恶魔干掉对我来说就和金子一样好。
───────
  • 瓦里克: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铁娘子。
  • 薇薇安:我都等不及了。
  • 瓦里克:在皇室宫廷之中,如果有人在餐桌上用错了叉子,这是生不如死呢,还是只是自毁了社交前程?
  • 薇薇安:这还真是说不清,亲爱的。任何犯这种错的人都会被人用正确的叉子戳死。
───────
  • 薇薇安:我不能理解,瓦里克,像你这样出生于有钱有势家庭的人,会选择如同平民般的生活。
  • 瓦里克:应该这么说,我像个有钱的平民般生活。
  • 薇薇安:你将与你同等身份的人撇下不顾,终日在酒馆中同工人和罪犯厮混。
  • 瓦里克:哈,我倒想了。最近只能扎营行军。
  • 薇薇安:你很清楚我是什么意思,亲爱的。
  • 瓦里克:你瞧,你喜欢贵族的权力、金钱、不羁——正巧都是我讨厌的地方。
  • 薇薇安:你的品味还真是独特。
  • 瓦里克:呵呵,等你见了我的朋友就知道了。
───────
  • 薇薇安:瓦里克亲爱的,你的裁缝叫什么名字?
  • 瓦里克:怎么了?他做不了你的尺码的衣服。
  • 薇薇安:我想给他发一封言辞严厉的信函。
───────
  • 薇薇安:我猜想你是出于生意考虑才支持教会的,瓦里克?
  • 瓦里克:哦,其实是个人选择。
  • 薇薇安:真的吗?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信徒。
  • 瓦里克:我不喜欢看他们到处乱炸、摧毁城市。信仰并不是关键因素。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